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约束推理 >

回到问题本身--半费之讼的法律本质

归档日期:07-13       文本归类:约束推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第三屠北京*炙臂研究生学术伦坛f20J 2J回到问题本身——半费之讼的法律本质刘剑凌清华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所摘要:半费之讼本质上是法律问题而非逻辑问题,混淆合同作为契约对合同当事人所具有的权利一义务关系的约束力与合同作为证据对法官所具有的证据效力的约束力,是本案问题产生的根源。我们只需运用不告不理就能合法而彻底地解决这一问题。关键词:半费之讼;弹劾式诉讼;合同效力;证据效力;不告不理问题的缘起半费之讼的故事是说,有一次,古希腊智者派的著名代表人物普罗泰哥拉招收了一个叫欧提勒士的学生,教他学习法庭辩论之术。师徒二人事先签订了一份合同,规定...

  第三屠北京*炙臂研究生学术伦坛f20J 2J回到问题本身半费之讼的法律本质刘剑凌清华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所摘要:半费之讼本质上是法律问题而非逻辑问题,混淆合同作为契约对合同当事人所具有的权利一义务关系的约束力与合同作为证据对法官所具有的证据效力的约束力,是本案问题产生的根源。我们只需运用不告不理就能合法而彻底地解决这一问题。关键词:半费之讼;弹劾式诉讼;合同效力;证据效力;不告不理问题的缘起半费之讼的故事是说,有一次,古希腊智者派的著名代表人物普罗泰哥拉招收了一个叫欧提勒士的学生,教他学习法庭辩论之术。师徒二人事先签订了一份合同,规定欧提勒士先付给普罗泰哥拉一半学费,剩下的一半,等欧提勒士毕业后第一次出庭帮人打官司并胜诉之后再付;如果第一场官司打输了,则证明普罗泰哥拉教学无方,那么剩下的一半学费就可以免去不交。但欧提勒士毕业之后并不出庭打官司,也不去交剩下的一半学费,普罗泰哥拉等得不耐烦了,就向法庭起诉。在法庭上,师徒二人展开了激烈辩论。普罗泰戈拉说:“ 如果这场官司我打赢了,那么按照法庭判决,你应该付给我另⋯+半学费;如果我打输了,那么按照合同规定,你也应该付给我另一半学费。这场官司我或者打赢,或者打输,总之,你都得付给我另一半学费。”谁知,“ 青出于蓝而肚于蓝” ,欧提勒士针锋相对地反驳道:“ 如果我打赢了这场官司,那么按照法庭判决,我不必付给你另 半学费;如果我打输了,那么按照合同规定,我也不必付给你另一半学费。这场官司我或者打赢,或者打输,238 第三■ j 匕柬*炙■ 研宠生拳术伦餐f2012)但不管是赢还是输,我都不必付给你另一半学费。”据说。这场官司立刻难倒了法官,这就是逻辑史、法学史上著名的“ 半费之讼” 。对于半费之讼,历来观点众多,但一直没有令人信服的解,本文将对其进行彻底分析并给出自己的解。二、几个元问题半费之讼的答案,从逻辑上讲只有三种可能:1.无解;2.有解,判老师胜诉:3.有解,判老师败诉。但无论答案是什么都必须解决的几个问题:1.何谓半费之讼之解?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则至关重要,由于没有澄清半费之讼之解的真正含义,产生了不少的误解和问题。2.半费之讼如何定性?它到底是逻辑问题还是法律问题?或两者都是或两者都不是?3.半费之讼产生的根源?4.师徒二人的二难推理如何定性,是对是错?5/, 帮人” 是否包括学生本人?这是本案最大争议所在,如果不包括,问题很简单,如果包括,则很复杂。如有解,还要解决的问题:6.法官如何判决?如何对判决做出合理解释?下面,我们先回答l 、2问,3、4、5、6问将在后文rfl 相关部分回答。1.何谓半费之讼之解?半费之讼之解的含义是:法官做出合法判决。因为,如果认为本案本质上是法律问题,那么问题的最终指向当然是判决;如果认为本案木质是逻辑问题,那么在阐明其逻辑错误之后,最终解决还是要落实到判决上。要特别指出的是,有人( 想当然地) 认为,只有普罗泰哥拉拿到另一半学费,本案才算“ 真正” 解决,这是一种没有法律常识的误解。对法官来说,其职责就是做出合法判决,而不管239 第三■ 躬柬弭炙冒研究生学术伦餐f20曩2J判决对谁有利,这是由法官的地位和作用决定的。但是,由于长期以来没有澄清这一点,使人们在求解过程中模糊了半费之讼本身与判决后可能产生的另一案件之间的界线,导致求解目标不明或“ 求解过宽” 。所以,我们强调,求解半费之讼,就是要解决法官如何判决,而不是“ 法官如何帮普罗泰哥拉拿到另一半学费” 或“ 普罗泰哥拉如何拿到另一半学费” 或“ 欧提勒士如何可以不交另一半学费” 。2.定性。关于半费之讼的定性,陈波做出了法律与逻辑的区分,他说:“ 假如你是法官,这师徒俩的官司打到你面前来了,你怎么去裁决这场官司?这是一个法律问题。假如你是一个逻辑学家,你又怎么分析这师徒俩的推理?它们都成立或都不成立吗?为什么?这是一个逻辑问题。” ㈡显然,陈波是把法律与逻辑分开了,他认为从不同角度看,半费之讼就应有不同的定性。这是错误的。因为,从学科性质看,逻辑( 学) 不需要法律,但法律却内在地需要逻辑( 学) 。一个逻辑学家完全可以不懂法律,但一个法官却不能不懂逻辑( 学) 。简言之,逻辑( 学)是法律的必备工具,因此,一个法律问题完全可以包含逻辑问题,将法律与逻辑分离的观点,显然是对法律学科性质的不了解。我们认为,半费之讼本质上不是逻辑问题而是法律问题,因为:( 1) 从外部历史看,2000多年来,人们试图证明本案逻辑上有问题,但都没有成功,那凭什么认定问题出在逻辑上?有人说,没找到逻辑问题并不能证明逻辑没问题。都找了2000多年了,凭什么认定以后就一定能找到?为什么不转换思路,看看问题是否出在法律上?那砦坚持问题出在逻辑上的人,可能是受传统影响。本案历来被视为逻辑问题,而且师徒二人的二难推理如此显眼,不是逻辑问题是什么?至于法律,只不过是细枝末节,无足轻重。( 2) 从问题本身看,认为本案是逻辑问题的观点都不能成立。这些观点主要有以下三种:④违背同一律说。师徒都在诡辩,因为他们都违背了同一律。在两人的辩论r}1,都对是否应付另一半学费这同一问题采用了不同标准,}哪个标准对自己有利就采用哪个标准,这犯了“ 前提不一致” 的逻辑错误,解决办法是在两个标准巾选择⋯个,大多数人倾向于判决。240 摹三一北京再史■ 研兜生学术伦坛r20J 2J这种观点比较普遍。它看似有理,但却是错误的,因为:1) “ 两个标准” 为本案所固有,并非人为捏造,所以师徒二人以此为据在理论上是可能的;2) 二难推理本来就有两个不同前提,所以,两个标准虽是针对同一问题,但却是在胜诉与败诉两种不同情况下分别使用,符合二难推理的要求。至于其解决办法。如果以判决为准,那判决又以何为据?当然只能是合同。如此一来,既否定合同又依据合同,岂不自相矛盾?如何解决这个矛盾,他们没有下文。②偷换概念说。这种观点认为,普罗泰哥拉把合同中规定的“ 欧提勒士毕业后第一次出庭帮入打官司” 中的“ 帮入” 偷换成了包括学生本人在内的任何人,而合同本意应该不包括欧提勒士本人。这种观点也经不起推敲。在本案巾,将“ 帮人” 理解为包括学生本人在内的任何人是可以的,理由:第一、从本案情况看,1) 老师这样使用并且没有反对学生这样使用:2) 学生这样使用并且没有反对老师生这样使用;3) 法官没有反对师徒这样使用。根据后文详述的弹劾式诉讼中法庭的审理规则,法官不收集证据,只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进行比较、判断,所以,既然原、被告双方都对“ 帮人” 包括学生本人无异议,那么法官就有权加以确认。第二、先例。公元前六世纪克里特岛的厄匹门德说“ 所有克里特岛人都是说谎者” ,这就是说谎者悖论;又,智者派的先驱,早于普罗泰哥拉的高尔吉亚说过“ ~切知识都是虚假的” ,这说明,在本案发生之前,希腊语言中就已经存在自指现象,丽当时( 实际上直到现在) 人们对这种现象感到迷惑,并未将其断然从语言中排除,所以本案巾将“ 帮人” 解释为包括学生木人并非不可。以上理由,不论是单独看还合起来看都不算充分,但相对于仅以“ 本意” 为理由的“ 不包括” 说,则具有明晟的论证优势。实际上,人们把本案的最大争议定位于是否包括学生本人并没有抓住木案的本质,而一旦抓住,则“ 帮人” 是否包括学生本人就变得无足轻重,对于本案的求解也无关紧要,这一点下文详述。③逻辑悖论说。 这种观点认为,半费之讼符合悖论的基本特征,即:1) 师徒二入的论证都符合逻辑,但结果却相互矛盾;2) 半费之讼自我涉及,一24】 第三晨,匕柬抖炙譬侪宠生拳术伦尝f2以力则“ 帮人” 包括学生本人,--N半费之讼的判决要以其自身的判决为依据,这样就陷了入矛盾循环,所以是悖论。认为半费之讼是悖论,要比前两种观点深刻,但也是错误的。本文的求解过程,就是对这种观点的反驳。综上所述,已有方案都是从逻辑( 或主要是从逻辑) 角度求解,但都没有成功,并且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看出本案在逻辑上有何问题,所以,问题只能出法律上。三、求解一、3、-月广r这是一个合同诉讼案件,所以,( 民事) 诉讼原则与合同的相关法律天然适用于本案。下面,我们对本案所涉及到的法律一一做出说明。1.弹劾式诉讼。弹劾式诉讼是古埃及、印度、巴比伦、古希腊、共和时期的古罗马、欧洲目尔曼法前期实行的基本诉讼模式,“ 没有原告就没有法官” 是弹劾式诉讼的古典公式,其主要特征是:( 1) 不告不理。诉讼必须由当事人提起,启动诉讼的权利专属于当事人,当事人不起诉,法官不得主动开始诉讼;法官在审理过程中受原告人提出的诉讼请求范围的约束,不审理诉讼请求范围以外的问题;( 2) 当事入诉讼地位平等。在诉讼巾,原告首先陈述自己的主张和理由,并提供证据:被告可以反驳对方的主张和证据,与原告展开辩论;双方的诉讼权利、义务平等;( 3) 法官处于中立、消极的仲裁者地位,只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诉讼资料进行审理和裁判,不收集证据,一般也不传唤当事人和执行判决,而由当事人自己进行:( 4) 公开审判,允许他人旁听。2.一事不再理原则。 对已有生效判决、裁定的案件,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能再行起诉和受理。3.合同的两利,不同效力:( 1) 对合同当事人的法律效力。合同一旦生效,便对合同当事人具有法律2, 12 第三■ 犯柬M-吏蕾研究生拳术论坛f20J 2J效力,这种效力是权利一义务关系的约束力,但也只是对合同当事人具有法律效力,对任何第三方无效;( 2) 证据效力。在一个案件中,合同对法官来说不是“ 合同” ,而是证据,对法官具有证据效力的约束力,即法官必须以合同的证明力作为判案的依据:两种效力的区别:( 1) 性质不同。前者是在合同作为一种民事契约的基础上产生的,而后者是作为证据产生的;( 2) 约束对象不同。前者约束合同当事人,后者约束法官;( 3) 约束的内容不同。前者是权利一义务关系的约束,后者是作为证据的证明力对法官的约束;( 4) 时效不同。前者只要合同有效,则对当事人始终有效;后者只在诉讼过程中有效,判决之后,合同作为证据对法官的约束力消失。现在,运用以上知识,我们来分析老师的二难推理。当普罗泰哥拉说:如果法庭判他胜诉,那么依照判决欧提勒士应付给他另一半学费,这是对的;如果法庭判他败诉,那么依照合同,欧提勒士也应该给他另一半学费,这就不对了! 在这里,普罗泰哥拉混淆了合同作为民事契约对合同当事人所具有的权利一义务关系的约束力与合同作为证据对法官所具有的证据效力的约束力,误以为判决后合同还可以继续约束法官;但是,既然法官已经做出了败诉判决( 暂不论如何做出) ,对法官来说,本案就已经结束,合同在整个案件中作为证据的法律地位也随之结束,法官的职权也到此终止。因此,没有任何理由要求法官对判决后可能产生的后果承担任何责任。当然,判决后,合同作为民事契约可以继续有效,但它只对合同当事人继续有效,它继续有效,那你只能去找合同当事人主张权利,而不能直接要求法官裁决。所以,如果老师败诉后要求法官裁决,那么根据不告不理,他必须先起诉,否则法官无责也无权裁决。所以,对于普罗泰哥拉二难推理的后半部分,法官可以合同两利,不同效力的区分和不告不理强硬驳回!由此,老帅的二难推理得以破斥。现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半费之讼问题产生的根源:一是师徒二人混淆了243 摹三■ ,匕柬锌炙霄研究生学术论坛f20哩2J合同的两种不同效力,将之作为其二难推理的前提,认为判决后,合同还可以继续约束法官,法官还必须对可能由本案判决引发的后果负责:二是违背了不告不理原则,在没有起诉的情况下就要求法官判案,这是把法官本不应当承担的责任强加于他,所以当然是错误的。有趣的是,有了不告不理,“ 帮人” 是否包括学生本人变得不再重要。因为,当老师说,如果我败诉,根据合同怎样怎样,其先决条件是向法庭起诉,只有起诉才能审理,只有审理才有辩论,只有辩论才能涉及到“ 帮人” 是否包括学生本人;所以,没有起诉,就没有审理,没有审理,就没有辩论,没有辩论,“ 帮人” 是否包括学生本人的问题根本就不会出现,因此,它对于本案判决毫无影响。那么,法官到底应如何判决呢?我们知道,向法庭起诉必须有法律和事实依据,二者缺一不可。在本案中,法律依据肯定是有的( 如关于合同、债务的相关法律) ,但没有事实依据,因为师徒二人的合同是附条件的民事合同,这样的合同只有当条件成就时才能履行,而普罗泰哥拉起诉时,合同规定的条件并未成就,所以其起诉没有事实依据,据此,法官应判他败诉。这就是半费之讼的彻底解决。四、多余的问题判决之后,半费之讼就已结束,讨论普罗泰哥拉能否拿到另一半学费属于“ 求解过宽” 。但-N总有人关心,二则这也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所以我们不妨继续讨论。从旁观者的角度,有人提出,普罗泰哥拉想要拿到另一半学费,可以再行起诉。但再行起诉就涉及到一事不再理原则,这就要看当时法律的具体情况了,即是否“ 另有规定” ,这有两种可能:1.严格的⋯ 事不荐理,即法律没自。 另有规定” 。在这利,情况下,只要⋯ 个案件审结,即使错了也不再更改,那么普罗泰哥拉便不能再行起诉,至于他能不能拿到另一半学费,则完全取决于他学生的信用。2.法律“ 另有规定” 。这利一另有规定” 是指.如果出现新的、可能推翻已生效判决的证据,则应再审。如果有这样的规定( 成文法) 或这样的惯例( 习惯法) ,244 摹暑■ 北京再宪蕾tt.宠生学术沧坛r20J 2J那么普罗泰哥拉就可再行起诉,法庭也应受理并再审。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此时,法官应判普罗泰哥拉胜诉。但是,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再审时,“ 帮人” 是否包括学生本人将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我们可以想象,在法庭辩论时,普罗泰哥拉可能会说:“ 上一场官司是你第一次出庭,帮的是自己,并且打赢了,因此,合同规定的条件已经成就,所以,现在你应该付给我另一半学费! ” 如果你是欧提勒士,应如何答辩?如果说“ 是” ,那就表示对起诉事项并无异议,无异议还打什么官司?! 。直接在老师起诉时( 或起诉前) 付钱就是,完全不必进入审判环节;即使进入了,法官也应在学生对老师的诉讼请求表示赞同时终止审理。如此,法官根本不需要、也不应该判决,自然也就谈不上判老师胜诉。可是,我们看这个故事,欧提勒士像这样的人么?显然不像。所以,他“ 必须” 说“ 不” ! 说“ 不” 就必然否认“ 帮人” 包括其本人。那他应如何答辩?如果我是他,我会说:“ 老师,在上⋯ 场官司中,你说 帮人 包括我本人,我也那样用了,但那并不表示我赞同你的观点,因为我只不过是以予这矛,攻子之盾,想以-+p简单的方式打赢官司而已。其实我认为, 帮人 并不包括我本人。比如,我们可以说,我帮你写信,我帮你搬东西,但我们不会说,我帮自己写信:我帮自己搬东西。所以,虽然上一场官司是我第一次出庭,并且打赢了,但合同所规定的条件其实并未成就,所以,我不应付给你另一半学费! ”对于这样的答辩,有人会说,这是彻头彻尾的诡辩,学生在第一场官司中对“ 帮人” 包括其本人并无异议,而在这场官司中却予以否认,显然违背同~律。对此,学生可以反驳说,他只是用破斥二难推理的方法对付老师,“ 以毒攻毒” 而已,并不是真正认同;再者,有什么理由可以把他在一场官司巾的话当作另一场官司中的证据?至此,我们看到了一个奇妙的循环:我们原本以为半费之讼的最大争议是“ 帮人” 是否包括学生本人,但真正求解之时,这一点却并不重要;但当判决之后,又引出一个新的官司,这个新的官司才使“ 帮人” 是否包括学生本人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它才更像“ 半费之讼” !对于学生的答辩,法官应如何决断? 显然,“ 帮人” 当然可以理解为帮别人,所以,问题关键在于是否可以将其同时理解为包括学生本人?两者是否不相容?245 第三属北京再吏譬研宽生学术论坛f20J 力对此,我们认为,“ 帮人” 可以理解为包括学生本人,它与帮别人并不矛盾。除了前文所述理由( 但师徒无异议,法官可确认一条不能再用) 外,还有以下理由:1.自指并不必然导致矛盾,并非不可接受。例如,当某人说“ 所有人都有死,我是人,所以我有死” ,这里的“ 所有人” 当然包括说话者本人,但这种自指并不导致矛盾;2.学生当然是人,所以他包括在“ 帮人” 中“ 人” 的概念外延之内,因此,将“ 帮人” 解释为包括其本人并没有超出概念的外延。据此,法官应驳回学生的理由,判老师胜诉。最后,我们再澄清一种观点。有人认为,师徒双方势均力敌,谁也战胜不了谁,【因此,在胜败之外,还有第三种可能打和,即法官应判老师“ 不胜不败” 。这种观点是错误的。1.如上文,根据不告不理,法官的审理受诉讼请求的约束,“ 告什么,审什么,审什么,-N4-I 么” ,判决是针对原告的诉讼请求,若法庭支持其诉讼请求,则判胜诉,若不支持,则判败诉。2.法律的目的和功能是解决纠纷,凡官司必有纠纷( 矛盾) ,没有纠纷的官司是不可想象的。法官的职责就是在原被告双方相互对立的主张中做出是非曲直的裁决。因此,法律在创立之初,就从原则上排除了打和的可能。如本案,老师主张学生给付另一半学费,而学生拒绝,就是一种矛盾关系,如果判和,还原为判决,就是“ 普罗泰哥拉,本法官对于你关于要求欧提勒士给付另一半学费的诉讼请求既支持又不支持,故判学生既给付又不给付另一半学费” ,这样的判决违反排中律,是不可理解的.注释:( 1) 陈波:《逻辑学是什么》,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9页。[ 2) 朱钰华:《“ 半费之讼” 是一个悖论》,《西南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 ,年,第5期。(3)黄展骥:《“ 半费之讼” 悖论一略论“ 自涉” 与“ 非自涉” 》,《人文杂志》,1998年,第5期。【4) 田平安:《民事诉讼法》,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17页。( 5] 一事不再理原则是古罗马暑期才出现的,按理说不适用二卜古希腊,但从理论和事实上246 摹三■ 北柬ml -炙f舒究生拳术伦看f2012J我们可以推定,这一原则大致适用于所有案件,因为,否则,一个案件就可以永无休止的审判而无最终结果;且本文对这一原则的使用也只是作为一种可能性的分析,无关本文核心。(6)《中国大百科全书 法学》,北京 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4年,第692页。( 7) 学生的二难推理结构与之完全相同,同理可破。( 8】法律的作用是解决纠纷,没有纠纷而打官司,这在理论上是不可想象的。247

本文链接:http://ksbuilders1.com/yueshutuili/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