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约束推理 >

【心理学】你知道吗?诚信道德都受哪些因素的约束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约束推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人格心理学研究发现,诚实—谦虚特质是一种与诚信高度相关的人格特质,表现出诚实和真诚等行为倾向。然而,日常生活中人们的自我诚信度感知与现实诚信道德状况存在较大差距。理解具体情境中诚信认知和行为的影响因素及心理机制,有助于我们深入理解诚信的属性和本质特征;以具身认知为理论框架的诚信道德研究,有助于我们理解日常生活中的诚信心理和行为。

  根据Kiefer和Barsalou的基础认知理论,认知以感知觉通道、身体状态及行为、物理和社会环境等具身因素为基础,诚信行为受到具身因素的影响。

  诚信道德以感知觉通道为基础。来自于Zhong、Bohns和Gino以及Chiou和Cheng的研究证明,相对于光线明亮房间中的被试,稍昏暗房间中的被试在实验中表现出更多的欺骗行为。研究支持环境明亮程度与诚信行为的正相关关系。诚信行为也受到躯体感觉的影响。如Ackerman等人的研究发现,当坐在软椅子(相对于硬椅子)上时,人们在价格协商时给出的承诺更多。可见,依赖感知觉表征系统的认知影响人们的诚信行为。

  诚信道德以身体状态为基础。身体状态会引起更强烈的情绪体验,进而影响人们的诚信态度和行为。Caruso和Gino的研究发现,闭着双眼的被试,相对于睁着双眼的被试,将不诚信事件评价为更不道德,并体验到更强烈的负性情绪(内疚、困惑和有罪)。闭眼引起的心理模拟导致更强的情绪体验和更鲜明的道德态度。身体状态能引发各种内感受,并进一步引起人们相应的行为。被试报告肢体扩张使自己更有力量感。Parzuchowski和Wojciszke的研究证明,“手放在心上”的目标动作与诚信概念相关联,做目标动作的被试被他人感知为更可信。研究证据表明,认知和身体及其状态是互相内嵌和相互影响的,认知依赖于身体及其运动系统而达到表征目的,承载身体及其状态影响效应的认知也引发相应的行为。

  诚信道德以物理环境为基础。对情境认知的研究发现,认知系统支持环境中目标导向的行为。情境线索启动场景的心理表征,且当任务目标与具体场景匹配时,人们才会按照具体场景的社会规范调整行为方式。时间作为情境中恒定的物理因素,会对人们的道德行为产生影响,如Kouchaki和Smith的研究证明存在“上午道德效应”,即相对于下午,人们在上午的说谎和欺骗行为更少。空间距离,无论是抽象的人际距离还是物理距离,都对诚信行为有影响。Whitty和Carville的研究显示,相对于人际距离近的他人,人们更可能对人际距离远的他人说谎。在面对面、电话和电子邮件三种交流方式中,人们更可能在电子邮件中说谎,其次是电话交流,最后是面对面交流。

  诚信道德以社会环境为基础。认知根植于社会环境,认知机制本质上是社会的。人类的核心社会机制包含语言、社会事件激活和视角采纳。Pruckner和Sausgruber的研究发现,有关诚信道德规则的语言提醒能够提高人们支付时的诚信水平。Day等人的研究表明,相对于以学业表现为导向的课堂文化,被试在以学习过程为导向的课堂文化中,更认为作弊是不道德的行为。Bateson等人的研究发现,当在自觉投币的诚信盒子旁张贴眼睛的图画时,人们支付的钱的数额是控制条件(诚信盒子旁张贴一对花的图画)的3倍。这说明,受监视的暗示促使人们做出更多诚信道德行为。

  诚信态度和诚信行为是人们头脑中已有诚信概念与具体情境因素交互的结果。概念隐喻和情境化概念模拟两种认知机制在其中起着不同的作用。

  概念隐喻理论强调,大多数抽象概念是通过源域中具体意象图式(如明暗图式)向目标域(如诚信图式)的结构映射而间接表征的。这个认知过程即抽象概念的隐喻表征,它受到语言文化的影响。认知心理学家由语言现象归纳抽象概念的隐喻结构,多见于物理维度,并在实验研究中得到了验证。基于语言的“诚信—明亮”、“不诚信—黑暗”两对强联结在实验室和现场实验中得到了验证:明亮环境中被试有更多的诚实行为,昏暗环境中则相反。汉语成语“不欺暗室”、“光明磊落”、“襟怀坦荡”、“开诚布公”是日常诚信事件中“诚信—明亮”、“不诚信—黑暗”隐喻结构的语言凝练。情境中的明暗因素一旦引起感知觉体验,就会激活诚信的抽象社会概念。

  Barsalou的情境概念化理论认为,概念是以感觉通道、身体运动、物理和社会环境为基础而建构的,因而抽象概念是一种整合了具体情境信息(包含感觉、运动和内感受信息)的概念。当体验到一种社会情境(如诚信事件)时,一个情境概念样例就建立了。许多情境化概念的积累形成概念的百科知识,即情境化概念群,这为概念模拟提供了丰富的资源。概念模拟是置于情境中的。例如,教室环境和银行环境中的要素所激活的长期记忆中关于诚信的情境化概念群是不同的,它们分别产生基于不同情境的诚信概念模拟,通过模式完备推理机制,预测情境化诚信概念的不同剩余部分,因而引发的情感、评价和行为也是不同的。Barsalou和Wiemer-Hastings通过实验证明,抽象概念蕴含着具体情境中的事件及其复杂内容、个体内在感受及两者间的关系。具体情境中的任何要素,如时间、空间距离、明暗度、语言提示和文化等以及身体的某个状态,都能激活记忆中的情境化概念,引发模拟并进行模式完型推理,进而产生情感、评价和相应的(不)诚信行为。

  两种具身认知机制分别揭示出诚信具有道德性和完整性。概念隐喻认知机制认为,抽象的诚信道德概念包含具体概念的特征,如诚信—明亮、撒谎—肮脏、温暖舒适—承诺,这说明诚信的正性评价、不诚信的负性评价,与道德、不道德所对应的正、负性效价一致,揭示了诚信具有道德属性。情境化概念模拟机制认为,感觉、运动、物理和社会环境因素作为前因,导致诚信认知、态度和行为产生,表现出环境—身体—心理的统一。这种具体情境中身心合一的行为,体现了诚信的“表里如一”的完整性内涵。因而,身心合一的诚信行为要符合社会普遍接受的道德规范才是道德的。诚信道德是以道德为基础的身心合一。如Levine和Schweitzer的研究提示,相对于自私的真相,以仁爱为基础的利他谎言更道德。微笑—信任、柔软—承诺等诚信的具体概念特征揭示了诚信的人际功能属性。总之,具身认知视角下,诚信道德是以感觉、身体及其运动、物理和社会情境为基础,符合道德属性和人际互动要求的身心合一。

本文链接:http://ksbuilders1.com/yueshutuili/199.html